為份好工喪搬 80後 移居 血淚史@梁巾
為份好工喪搬 80後 移居 血淚史@梁巾

為份好工喪搬 80後 移居 血淚史@梁巾

最近 韓國 出現一則「香港樓價難負擔成全球之冠」的新聞。跟韓男Y談及香港樓況,他甚為驚訝,尤其說要從小房子捱起的經驗,香港劏房可能比 韓國 考試院更不堪。同樣是80後,他跟我分享了自己 移居 首爾 的十年生活,每個階段都與一間屋有關,有苦有樂,但聽落仍教我心生羨慕。

初來韓國時羨慕這裡的單位比香港闊落,如圖中的公屋也有三房兩露台,在香港,卻出現地產商以縮水樓將貨就價推出市場,花大半生積蓄去供一層彈丸小屋,怎不教人無奈?
初來韓國時羨慕這裡的單位比香港闊落,如圖中的公屋也有三房兩露台,在香港,卻出現地產商以縮水樓將貨就價推出市場,花大半生積蓄去供一層彈丸小屋,怎不教人無奈?

韓國,有因工作而不停在城市之間遷居的移動一族,學生或求職中的畢業生,考試院或下宿是廉價選擇,而one room officetel 等studio flat 租盤亦適合社會新鮮人,因為保證金制度,租金高低有彈性。反觀香港公私營樓供應失衡後,窮人快連劏房也租不起,豪宅卻是空置率高企,真的無話可說!朋友Y 大學時主修熱門的電腦資訊科,但轉眼書讀完,兵也當完,卻發現人事全非,電腦資訊早已過時,不是名牌大學出身的他,畢業便下決心來首爾展開新生活,為了份CV 見得人,決定報讀進修課程及反複考Toeic 英文試,為博一個入大公司的機會。他還記得搬來首爾的第一晚, 房東簡略說了規矩後便放下他不顧,原來住考試院,廚廁要共用,房子沒有窗,只放到一張床加一張桌,而鄰房則傳來大叔吵架的大嗓門,轉頭卻見他拖著一名小女孩出門。晚上母親致電,被叮囑不要餓壞,而他當時正站在便利店低頭哽著杯麵,想起上車前硬把一卷紙幣塞在他口袋裡的母親,心裡盡是歉意……

最新吃喝玩樂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