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惡又nice嘅 油麻地 大哥雄@急急子
又惡又nice嘅 油麻地 大哥雄@急急子

又惡又nice嘅 油麻地 大哥雄@急急子

時間:閒日下午

地點: 油麻地 碧街一個靠牆金魚檔雄記水族店

天真小朋友說:「我條魚死咗呀,點解嘅?」
大哥雄粗聲粗氣說:「我點知你呀!你條魚唔死,我點做生意呀?」

小朋友沒有因此而被嚇窒,繼續發問。

天真小朋友說:「你隻龜反肚呀!」
大哥雄粗聲粗氣說:「佢陣間就會反番轉㗎啦!你再搞搞震,我話畀你老豆知㗎!搞搞震無幫襯!」

如果劉德華在現場,他會說:「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唔夠㗎!」但繼續看看大哥雄與小朋友的互動,他應該會收回這句說話。小朋友停在大哥雄的金魚檔,不捨得走。身後的大人,把他拖進檔口旁邊的大廈入口,小朋友進門口前開心地說:「亂噏叔叔Bye Bye!」這件小事,讓我覺得大哥雄很吸引,很想跟這位喜歡跟客人鬥嘴,表面惡,其實nice的六十八歲金魚檔老闆聊天。

聽大哥雄說他的童年。

大哥雄生於四十年代,土生土長油麻地人,他至今仍能準確說出,他出生地的地址:「上海街395 三樓!」當年這個空間是一個留產所,注意,是「留」產,不是「流」產。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戰後嬰兒潮為醫院帶來壓力,醫院產科牀位不足,形成留產所的出現,許多五、六十年代出生的人,都是在留產所出生。大哥雄還記得,在已結業的得如酒樓附近,還有間「十八姑留產所」。

童年時,大哥雄居於上海街354號唐樓的板間房,當年一層共住了七、八夥人。他跟着同屋的小孩過海乞食。聽到這裏,覺得他的故事有點誇張,他說:「嗰陣屋企咁多細路,邊夠飯食呀!」他跟着同屋小孩,在佐敦道偷坐小輪到上環乞飯食。

無王管的年代,他到窩打老道大坑渠玩水,又在油麻地碼頭跳水,骯髒水讓他生病,家人用香爐灰來醫治,現在發生這事,一定會:「吓,唔係下話。」但當年的草根階層,就是相信這一套。他又試過被車撞:「撞斷咗一隻腳㗎!去新填地街睇跌打,打石膏打到上心口,嗰時個身痕慘㗎!要用籐條打個身。」那時跌打有一種叫「包醫」,一個價錢,一直醫到痊癒,不過大哥雄現在是長短腳。「嗰陣報紙有登㗎!有報紙登好巴閉㗎!」說到這裏,完全是沾沾自喜的語氣,皆因當年馬路並不多車,被撞倒,大哥雄也拿來威威。

我相信他描述的童年,但與自己的成長環境真的差距太大,所以有點奇幻,也難怪,小朋友會叫他做「亂噏叔叔」。認識一位在另一個年代成長的朋友,從比較之中,更能認識自己所屬的那一代是怎樣。

最新吃喝玩樂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