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A

雞同鴨講@沙漠飛女MARHABA

在這跨國沙漠航空,除了湊仔公急救員餐廳侍應之外,幾乎每位空姐空少都具備另一種鮮為人知的專業 – 翻譯員。無他,敝公司滿載百幾個國藉空姐空少,乘客亦然,一不小心來個perfect match的話就恭喜晒,本班機注定有排你煩。

 

比較聞名的有日韓國子民。特別是上年紀的大叔阿珠媽,因不諳英語,所以都好吩咐同鄉做事。記得某次飛仁川,估計一名阿珠媽誤認阿妹是韓國人(笑甚麼!),推車途中汗血寶馬突然被咯咯咯出力敲:

 

"妹妹妹!!"

 

阿妹問號問號?以為她們在叫阿妹何解會知阿妹叫阿妹?原來手指指想要水。然而敲打餐車的一下的確被嚇到,亦有點明白因何日韓國美眉想家也不願當值回去。

 

還好香港搭客都會說英語,而且人很客氣,所以阿妹可以開開心心上班/回家去。必要時會轉channel服務同胞,但航機上的他們大多友善,touchwood還未遇上亂打開機門透氣的,最多只不停問你拎熱水加買免稅,僅此而已。當中最好處就是他們較爽直,不像別國搭客愛背後投訴放暗箭。又或者,可能想要投訴但不懂英語因而作罷。

 

例如最近發生的一次:派餐途中突然被阿頭急召喚,以為又有同胞聽不懂豬牛羊。到達肇事現場,只見阿大叔一名已怒髮衝冠憑欄處,不停開合餐檯辟拍辟拍嘈到cockpit都聽到咁滯,頭頂燒著一團用滅火筒也滅不了的洪洪烈火。媽好驚啊~~~但無辦法,全機只有我一個Language speaker(哭),於是戴定頭盔鬼叫你窮啊頂硬上囉...

 

阿妹:(普)先生您好,需要幫忙嘛?

大叔:(三歲細路哥發脾氣)我需要甚麼幫忙???我要吃飯!!!

阿妹:(...都幾十歲人啦仲扭計)請問一下有甚麼不妥嗎?

怒漢:那個女的(手指我阿頭),根本就不是在做事,一直在跟客人聊天,還要用屁股正對著我的臉!!!

阿妹:(汗顏翻譯員上身)先生,我上級其實只是在解釋菜單,並非閒聊...

怒漢:(噴火)解釋個屁!怎麼能這麼沒禮貌用屁股對著人家?!應該蹲下來才對!!!!!!

阿妹:(三十六計走為上計)不好意思我會向她反映的...那請問你現在要先吃點甚麼嗎?

細路:(不服)雞飯!紅酒!

 

當你以為強國大哥財大氣粗、老子有錢就是要現在吃的時候,原來世界這樣大,波蘭烈女活脫脫演繹一山還有一山高:

 

"Holy _!你同佢講,想當年老娘在商務艙服侍皇妃也未曾下跪過半分,就憑佢?!!想創佢個心啦!!!!!"

 

哇好強的氣燄。之不過平心而論,查實有丁點戥阿大叔唔抵:無錯發脾氣搗亂係絕對唔抵幫,亦沽勿論屈膝是否上策,但用屁股正對人頭應該也不涉及任何文化差異、是人皆惡之的無禮行為吧。

 

於是魔鬼出場 – 作為專業翻譯員的我,好應該將這段扭曲直譯、連帶指導阿叔投訴方法,唔識寫信啊無傷肝阿妹絕對樂意幫你代筆簽個字就噢畸架啦;可惜天使在對岸循循善誘:唔好啊妹妹乖,醒下啦你不是翻譯只是蕃薯,好細不與大鬥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啦(閃光)。最終天使獲勝,還是帶著遺憾say goodbye~~~

 

左手又係肉手心又係肉,這麼難當的翻譯,聞說某些航空是會有額外打賞的,即每精通多一種語言薪水也會因應調高,可惜敝公司並不適用。

 

而自得其樂是沙漠生存的第一法則咯,曾好難得遇上同聲同氣廣東話同事同機,兩名港女邊做邊瘋狂咒罵麻煩客惡阿姐,完全無人聽得明,也是非常有趣的經驗。相比之下國語就比較危險,有好些同事(例如韓日泰菲,甚至最近驚見的埃及)都會煲冬瓜,然而他們會表面裝作聽不懂,但其實你講每句壞話都聽入耳,一不小心無間道通傳阿姐你就鏹水洗都唔清了。(明白點解我們要落力捍衛廣東話啦?)

 

結論是,還是少說話多做事,有咩苦水冤屈在收盤時塞個頭入餐車吐吧哈哈。

延伸閱讀:沙漠奧客@沙漠飛女MARHABA

廣告

最新吃喝玩樂資訊